基辅牧首区回应莫斯科东正教会关于中断共融祈祷的决议

基辅牧首区回应莫斯科东正教会关于中断共融祈祷的决议

Ukrinform
基辅牧首区认为西诺德中断共融祈祷的决定是没有根据的,无论是从神学、历史还是教规方面都是站不住脚的。

基辅牧首区新闻中心就俄罗斯东正教会西诺德决定中断共融祈祷在声明中说道。

正如指出的那样,基辅牧首区认为俄罗斯东正教会西诺德的决定是没有根据的,无论是从神学、历史还是教规方面都是站不住脚的。

声明说道:“教会的一位牧首停止另一位教会牧首的祈祷会,并中断圣餐礼的联系,这是对神学的严重侵犯(宣传和传播异端及为学说)。教会管理问题(任命全体基督教会牧首),甚至在其它教会有异议的情况下,应在教会管理层面解决,而不是中断圣餐礼的联系”。

声明中指出,莫斯科教会这么做,实际上将教会生活的外部的、俗间的一面与本质的、神秘的一面等量齐观,将主教们的领导权力与基督的统一性等量齐观。这些再次证明我们教会多年来所证实的:莫斯科牧首区当前的领导层“在宗教仪式的幌子下累积起世俗权力的傲慢”(全体基督教会第三次大会第8条)。

新闻中心指出,尽管莫斯科牧首区视乌克兰为“自己的宗归领地”,但事实并非如此。全体基督教会大牧首从没有将自己基辅辖区的宗归权利授予任何人。17世纪俄罗斯东正教会授予乌克兰教会权力不是根据宗归规则,是无效的。

声明中说:“众所周知,很明显,自奥斯科尔多沃(9世纪中期中叶)和弗拉基米尔(10世纪末期)受洗以来,罗斯-乌克兰就与全基督教君士坦丁堡大牧首建立了宗归和等级联系,就像与自己的教会母亲一般。众所周知和很明显的还有,第一位在宗归上获得全东正教会承认的莫斯科牧首区牧首是由君士坦丁堡大牧首伊列米亚二世于16世纪末推举的。也就是说,比基辅主教的形成时间晚600多年。事实简单又明显,基辅主教区从来不是也不可能是莫斯科牧首区的`附庸`。因此,莫斯科东正教会援引的全基督教大牧首称`违反了莫斯科牧首区的宗归领地`是没有根据的。相反,是莫斯科牧首区在300多年里粗暴违反宗归规则,包括违反全体基督教会第三次大会第8条。正是其行为,而不是君士坦丁堡大牧首的行为,需要受到宗归谴责”。

如前所述,莫斯科驻乌克兰东正教会主教、神职人员、修士和信徒们至今仍有的一个理由是认为自己隶属于莫斯科牧首区,通过这一隶属关系他们保持了与东正教、地方东正教会的完整和统一。“我们多次合理拒绝这一观点,现在尤其是所有提到的主教、神职人员、修士和信徒们应意识到:继续留在莫斯科牧首区的权力之下,他们将(和莫斯科教会)一起打破与全基督教大牧首的祈祷和圣餐共融,因此他们不但无法保持东正教的统一,而是与莫斯科东正教会一起走向完全分裂”。

据此前报道,2018年9月14日,俄罗斯东正教会西诺德在特别会议上通过了决议,停止大牧首瓦尔佛罗梅的祈祷会、停止与君士坦丁堡牧首区主教们举行宗教仪式、停止参加君士坦丁堡牧首区主教们主持或协办的所有机构工作。作出这一决议是因为全基督教大牧首任命基辅两位主教筹备乌克兰东正教会自主教会。

如果在因特网上引用或使用任何本站资料, 必须在不低于文本第一段的位置标明ukrinform.ua网站链接。未经ukrinform.ua书面许可,任何网下媒体、移动应用程序、SmartTV不得引用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本站所刊登的资料。带有"广告”标记的材料是为广告宣传发布的

© 2015-2019 Ukrinform。版权所有。

网站设计 Studio Laconica

扩展搜索隐藏扩展搜索
按期间:
-